打開泰伯APP,感受不一樣的閱讀體驗
立即體驗

騰訊,為地信企業推開一扇窗

希望今后Map不再是一個名詞,而是一個動詞!

  “希望今后Map不再是一個名詞,而是一個動詞!”騰訊位置服務總經理牟蕾在WeMap發布會上說。

  11月10日,騰訊在北京發布了騰訊地圖產業版WeMap。騰訊公司副總裁鐘翔平解釋,“未來城市和產業數字化將由數據來驅動,需要建立一個數字底座,來連接物理世界和數字空間,其中地圖就成為了二者之間的橋梁。特別是在新基建的浪潮下,新一代數字地圖將成為未來城市和產業的核心數字基礎。”

  由此,作為物理世界與數字空間的橋梁,以及智慧城市的數字底座,WeMap應運而生。

騰訊,為地信企業推開一扇窗

騰訊公司副總裁鐘翔平

01

  據泰伯網了解,目前WeMap的應用領域主要是城市環境,包括智慧交通、智慧應急、智慧文旅、智慧零售等場景。

  在訪談中牟蕾強調,WeMap不是騰訊的一款產品,它沒有商業目標。它的目的是通過建立時空數據平臺、開放生態體系,與地信產業一起挖掘智慧城市的增量市場。為此發布會當天,騰訊還發布了WeMap生態合作伙伴計劃。

  騰訊表示:將開放地圖數字基礎平臺能力,攜手合作伙伴構建共創、共建、共享的地圖新基建生態。

  對于大量傳統地信企業而言,騰訊所推出的計劃無異于雪中送炭。

  《中國地理信息產業發展報告(2020)》顯示,我國地理信息產業2019年產值為6476億元,同比增長8.7%。

  地信市場空間巨大,但市場主體普遍存在規模不大、技術能力弱、競爭性不強等情況。近年來,經濟下行又給我國地信產業帶來深刻影響,整個行業普遍遭遇轉型壓力。

  長期以來,我國地信產業的主要業務場景集中在測繪、國土資源等領域,整個行業帶有較強的測繪色彩。由于測繪的特殊性,地信產業的市場化進程也相對緩慢。

  與此同時,近年來我國智慧城市浪潮洶涌奔騰,圍繞位置服務、GIS服務,交通、安防、應急、政務、金融、環保、旅游、養老、商業等幾乎所有領域都誕生了大量需求。

  而在供給側,大量地信企業卻飽受業務層層外包、欠款、產業內卷等困擾,既無力發展也無法轉型,被困在了原地。

  飛渡科技總經理宋彬認為,現在屬于產業加速融合的階段,實際上已經有很多產業都在向地信的傳統業務跨界而來。“說不準還有一個我們不知道的‘物種’正在向GIS體系運作。”

  他表示,未來GIS怎么走他判斷不了,但“你說我們是哪個產業,我也不知道是哪個產業……至少我忘掉了GIS”。

  早在數年之前,地信行業就在討論企業去GIS化、向多場景轉型等問題。及至去年,來自傳統行業外的擠壓日益明顯,類似研討也越發頻繁。但真正走出GIS圈、進入應用場景的企業仍屬少數。

騰訊,為地信企業推開一扇窗

02

  據了解,騰訊地圖產業版的思路最終成型于一年半之前。

  在移動互聯網時代,騰訊地圖主要服務于C端用戶,主要業務包括手機地圖、位置服務等。2018年左右騰訊重心開始向產業互聯網傾斜,其組織架構由七大事業群調整為六大事業群,新增了云與智慧產業事業群(CSIG)。

  牟蕾介紹,當騰訊開始做產業互聯網時發現,B端、G端在地圖方面的需求與C端有很大差異,其中對空間數據處理能力的需求格外突出。比如各地政府過去幾年一直在推進的多規合一、時空云平臺等工作,目的就是要把政府側的空間數據進行統一管理,同時融合政府側空間數據、社會數據以及互聯網數據,從而更好的服務于政府決策。

  “騰訊地圖在一步一步進化的過程中發現,我們還缺少傳統GIS的一些能力。”牟蕾表示,在這個過程中產業版地圖的思路逐漸清晰。

  地圖的演進是人類文明進步的標尺。

  從古至今,騰訊將地圖的演進劃分為紙圖時代、電子地圖時代、移動互聯網地圖時代、產業互聯網地圖時代四個階段。WeMap就是騰訊地圖面向產業互聯網時代的一次創新升級。

  據悉,WeMap通過數據工廠、數據管理中臺、智能分析平臺、可視化平臺和產業地圖服務五大產品,構建面向產業互聯網的可感知、可計算、可應用的時空數字底座,提供數據生產、管理、分析、可視和應用服務。

  借由WeMap,騰訊希望依托自身實時泛在的時空感知能力,讓其智慧產業與合作伙伴共建行業生態,助力政府和企業精準決策。

  鐘翔平表示,WeMap正扮演著這樣的角色,通過物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和生態連接,對時空信息進行實時采集、管理、計算和預測,實現物理世界和數字空間的深度融合,達到“實時感知、真實刻畫、精準決策和智能服務”,高效推進數字經濟和智慧社會的建設。

騰訊,為地信企業推開一扇窗

03

  WeMap的誕生,為地理信息產業帶來更多可能性。

  超圖集團首席發展官杜慶娥表示,騰訊這樣的大公司加入地信大生態,對產業發展是非常有利的。

  她指出,現在面對B端客戶時會發現應用遠遠不夠。為什么沒有挖掘出更好的應用呢?原因是數據還有瘸腿、數據不夠用,很多數據可能是零散或不全面的?,F在WeMap提供了一個非常好的機會,讓GIS企業能夠獲取更全面、權威的數據,它肯定有助于行業解決方案的整體提升。

  對地信從業者而言,2005年是一個重要時間節點,那一年谷歌地圖被正式推出來。

  宋彬說,看到谷歌地圖后,很多客戶才意識到GIS原來是這么棒的技術,地圖數據用一種全新的形式出現在眼前。“地信產業做大了要感謝谷歌,產業技術前進要感謝谷歌。”他認為,谷歌地圖真正改變了GIS的小眾狀態。

  從發展角度看,騰訊地圖產業版也大有可能成為我國地信產業發展的標志性事件之一?,F階段很多互聯網、IT企業都在從不同方向切入地信產業,但像騰訊一樣能拿出完備的平臺型產品的尚屬少數。更重要的是,WeMap將加速我國地信產業生態的重構進程。

  宋彬直言,過去地信產業在政策保護下才撐起了一定的生存空間,現在必須要讓更多其他領域的企業進來。

  “希望騰訊,甚至其他一些企業,給我們引入一些新思維、新技術,我們一塊把增量市場做起來。”他認為,只有百倍乃至千倍的做大市場,才符合地信產業的發展要求。

  光啟元科技是騰訊地圖的典型生態企業之一,其創始人、CEO張果也認為,GIS產業確實比較小,但很多產業都有GIS需求。

  盡管存在大量需求,但傳統地信領域缺乏進入其他產業的渠道。騰訊推出產業版地圖,相當于在智慧城市領域就給地信企業打開了一個窗口,使供需兩側暢通無阻。

  張果還指出,在WeMap平臺上地信企業不僅可以與騰訊合作,平臺上的大量地信企業之間也能產生化學反應。

  “這樣的化學反應,就不是1+1那么簡單,可能是1+1=N……”

  以下是泰伯網對騰訊位置服務總經理牟蕾的專訪:

【對話實錄】

騰訊,為地信企業推開一扇窗  騰訊位置服務總經理牟蕾

  泰伯網:產業版地圖的思路在騰訊內部是怎樣誕生的?

  騰訊位置服務總經理牟蕾

  在WeMap(騰訊地圖產業版)產生之前,我們一直在做手機地圖和位置服務。手機地圖的導航能力、檢索能力是很多業態都需要的,包括騰訊自己的產品也需要。

  當騰訊開始做產業互聯網的時候,我們發現B端、G端在地圖方面的需求與C端有明顯不同,他們特別看重對空間數據的處理能力。比如過去幾年各地政府一直在推進的多規合一、時空云平臺等工作,目的都是要把政府側空間數據統一管理起來,同時希望融合政府側的空間數據、社會的數據以及互聯網數據,從而更好的服務于政府決策。

  比如某塊地到底建商業住宅還是商業中心?對交通及周邊的環境有什么影響?他們會提出更多的這類訴求。

  所以,騰訊地圖在一步一步進化的過程中發現,我們還缺少傳統GIS的一些能力。

  問:騰訊內部誕生出產業地圖的明確方向大概是什么時間?

  牟蕾:

  大概一年半以前。

  問:一年半以前已經有具體項目落地了嗎?

  牟蕾:

  是的。

  問:近兩年地信企業明顯感覺到互聯網廠商紛紛進入地信領域。在這個過程中,騰訊地圖與地信企業有怎樣的碰撞和化學反應?

  牟蕾:

  這次WeMap發布,有很多家典型的合作伙伴都在現場。

  目前,整個產業面臨的新機會可能是過去幾十年都沒有的。隨著新一代信息技術的發展,人類社會誕生了海量的數字化、信息化、智能化需求。在這個背景下,騰訊的到來并不是要直接與地信企業競爭,而是拿出各自的長板來合作。我認為這是未來的常態。

  所以我非常認同飛渡科技宋總的觀點,大家在一起考慮的是如何做增量市場,探索更多的可能性。

  問:從新進入的角度看,傳統地信企業具有哪些優勢和劣勢?

  牟蕾:

  我覺得很多問題其實是大家共同面臨的問題。比如我們提出的16字箴言(實時感知、真實刻畫、精準決策、智能服務),要實現起來都是巨大的挑戰。

  怎樣做到實時感知?我覺得這可能是傳統企業面臨的最大挑戰。另外,傳統企業可能更多的是通過技術、通過軟件服務去產生價值,很多時候這種價值的高低與人力投入成正比。這也可能是傳統地信企業面臨的困境之一。

  目前,很多地信企業都形成了自己的技術體系,而要將產業做大就需要引入更鮮活的數據,并且將更多場景連接起來,這樣才能產生更大的價值。

  問:從政府訂單結構來看,很多智慧城市項目不會單純購買地圖服務。騰訊為什么要把地圖作為一個TO B產品推出來?WeMap怎么盈利?

  牟蕾:

  騰訊地圖在整個CSIG(云與智慧產業事業群)屬于基礎產研團隊,不是商業團隊,暫時不用特別考慮盈利的事。

  為什么要推出WeMap?WeMap不是一款產品,它是一個生態體系。有了這個生態體系,才會有更多的企業把時空數據、時空處理能力連接到平臺上來。

  從騰訊內部來講,不管是WeTransport還是WeCity,它們在產業地圖平臺上擁有的能量會越來越大。WeMap不是一個單點產業團隊,它支撐起的不是一塊天空,而是一整片天空。

  WeMap發布,騰訊的智慧城市負責人、交通負責人、文旅和零售負責人都來到了現場。原因就是,WeMap支撐了騰訊的整個智慧板塊。

  問:騰訊內部的上層業務部門,對產業地圖有什么需求,這些需求現在都能滿足嗎?

  牟蕾:

  需求永遠比供給多,這是騰訊內部的常態。但我們也在努力抵抗“項目驅動技術”的引力。如果始終從這個角度去滿足需求,就很難站到通用普適化的角度去思考問題。

  騰訊進入到產業互聯網后,確實發現有非常多的功課要補。就拿地信來說,傳統地信領域的數據采集和編輯能力在移動互聯網時代并不需要,但在產業互聯網階段就是必需的。

  WeMap希望構建出一種機制,在此機制下讓開放的生態去響應需求。我們的目的是通過開放生態,來降低產業的門檻,進而擴大生態、做大產業。

  問:會采用什么樣的機制來構建產業生態?

  牟蕾:

  有三點能夠給這個生態帶來價值。

  第一,騰訊在這個生態里注入了自己原有的生態力量,我們帶進來了以前的數據合作伙伴和技術合作伙伴。

  第二,騰訊會把自己已經開放的技術能力進一步在平臺上開放。以前在LBS.QQ.com官網里的開放能力非常有限,WeMap的開放遠遠大于技術能力的開放度。

  第三,還包括兩部分數據,一是騰訊自己擁有的地理空間數據——活的互聯網數據,二是我們形成的空間大數據,這兩部分數據會通過一定的方式來跟合作伙伴共享。

  問:騰訊在做產業地圖的過程中,有沒有發現B端、G端的需求有哪些特別突出的特征嗎?

  牟蕾

  越來越立體化。但我們也發現了兩個挑戰:

  第一個是對海量空間數據的處理,怎樣解決性能的問題。這么多空間數據疊加在一起,現在做一個城市級的計算都已經很困難了,不要說去做更大范圍的計算了。這是整個產業面臨的技術挑戰。

  第二個是在同一時間面對數百萬級的響應服務,怎樣又大量、又實時的進行毫秒級數據計算和響應。

  小結

  在產業互聯網時代,地圖的to B能力越來越重要,WeMap的誕生使騰訊地圖再次進化。

  從智慧零售到智慧交通再到智慧城市,多年來騰訊地圖持續在智慧產業各個領域中拓展與積累,為行業合作伙伴帶來了諸多具有創新性的產品和解決方案。

  隨著時間的推移、生態體系的完善,WeMap在我國數字經濟浪潮中的能量也必將得到充分釋放。

猜你喜歡

參與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哦!點擊 登錄

手机棋牌游戏平台最全 425117975966300620861169568231893451640141986534479632849110243631064434785282600763834984490509160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